会员登录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2770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最新信息
 推荐阅读 更多>>
 《医师》 更多>>
 第73期
  权 限:协会会员
  下载次数:0
  
     广东省医师协会-会员活动--医学信息-信息阅读
用不同方式与艾滋病战斗
添加时间:2014-12-4  信息来源:南方日报  信息作者:  阅读次数:5249

27个世界艾滋病日,艾滋病防治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财政购买服务,用不同方式与艾滋病战斗, 2014.12.02

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4-12/02/content_7375460.htm

 

c:\documents and settings\rhxu\application data\360se6\User Data\temp\res01_attpic_brief.jpgc:\documents and settings\rhxu\application data\360se6\User Data\temp\res02_attpic_brief.jpgc:\documents and settings\rhxu\application data\360se6\User Data\temp\res03_attpic_brief.jpg

1/3艾滋病防治的宣传条幅上,签满了大学生的名字。南方日报记者 曾强

 

    广州一间不起眼的房子内,一位男同(男同性恋的简称)接受艾滋病检测;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内,艾滋病患者喝下一碗热汤;

    中学校园内,同学们听了一场特别的性教育讲座……

    推动这一个个活动的志愿者们,来自不同的草根艾防社会组织。在艾滋病防控工作中,他们越来越成为不可或缺的补充力量。

    通过政府购买服务,他们在高危行为人群行为干预及艾滋病动员检测、艾滋病感染者及病人关怀与支持、大众宣传教育方面,起到了政府部门起不到的作用。

    故事 1

    努力打入娱乐场所

    唐唐是深圳市泓慈关爱女性服务中心的负责人。2006年,做安全套生意的唐唐就已经参与了娱乐场所的艾滋病干预工作,2008年正式成立了深圳泓慈关爱女性服务中心。他们最早与深圳市疾控中心合作,后来的合作方还有区级疾控部门以及慢性病防治院等。

    今年,广州市疾控中心也动员唐唐到广州拓展业务,成为广州泓慈关爱负责人。如今他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在出入广州的各种娱乐场所,重走当时在深圳的创业之路,努力打入广州娱乐场所。

    “高危重点人群,政府机构的人较难接触。但社会组织能够找到他们,也能让对方接受。”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常务副会长杜琳说。“他们不仅仅给娱乐场所的服务人员做检测,也给工作人员做检测;不单做艾滋病检测,同时还检查性病;发现的话,告诉他们可以免费治疗。”

    唐唐的草根组织打入“圈子”虽然比政府人员便利,但也步履维艰。刚开始时唐唐像地下工作者一样,借助卖安全套的工作便利,通过朋友结识新朋友进入圈子里。“一开始要和管理人员谈妥,我们能提供的免费服务项目,让他们放心。”

    过去,他们常常被认为是骗子,安全套送到娱乐场所的服务人员手上都会被丢掉。随着工作逐渐开展,“后来许多服务人员开始争相抢要安全套。”唐唐笑说。

    考虑到服务人员身份的敏感性,做问卷或者是检测时,唐唐只能通过各种方式说服,“有时候,我就说是给员工的体检福利。”

    今年,泓慈关爱的服务内容陆续增加了一些安全知识讲座,讲座内容主要以艾滋病预防、性病、女性健康为主。“例如,我们告诉他们,部分性病可通过推油、按摩等方式传染,伤口接触病菌便会感染。通过讲课能够让服务者意识到危险,产生防范心理。”

    讲座结束后,通过有奖问答等形式派发奖品,包括毛巾、纸巾、雨伞、牙膏等。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对服务人员进行检测。“讲课后,接受检测率达到95%以上。而如没有讲课检测率就只有50-60%左右。”最多一次来听课的娱乐场所员工达到千人以上,由于场地有限,讲座就分成了5场。

    唐唐还找到一些娱乐协会,请他们帮助工作。娱乐协会与各娱乐场所之间联系紧密,随着“打入”越来越多的娱乐场所,唐唐的名字在圈内被熟知,工作的开展也顺利起来。

    故事 2

    下午两点钟,唐唐和他的工作组几个人如约来到了深圳一家夜场。到达时,女性服务人员已经坐满了房间。唐唐们立即忙碌起来,发问卷给她们填写,填写好之后,再为她们抽血样。

    这是一次回访检测,之前工作组已经来过两次,服务人员们已经熟悉了他们,所以这次顺利很多。三小时抽测了几十份血样。

    走进校园

    大方说性

    在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一栋商住楼里,有间岭南伙伴社区支持中心的办公室,每天都有几十名男同登门前来进行检测。在办公室里的一张舒适的沙发上,他们放松着自己,等待检验结果。在对男同的干预中,他们发现,这一两年,青少年感染率上升,年龄越来越小。“最小的只有16岁。”岭南伙伴负责人李小米说。

    岭南伙伴由同性恋网站“广同网”发起成立。凭借在男同人群中深厚的社区基础,2008年开始,岭南伙伴就与广州市疾控中心合作,为男同提供艾滋检测和咨询,仅在广州市,就检测了男同性恋群体2.2万人次,发现了1000多名感染者,并为他们提供了危机干预和治疗支持。

    2013年,岭南伙伴与广州市疾控合作做了学生感染者的数据梳理,调查了60多个男同学生感染者,发现了很多问题。

    “这些感染者在校时大部分没有经过有效的性教育,发生性行为的年龄比较早;性伴侣数量差异很大,有些有一两个,但有些高达数十人;大部分青少年感染者学习、生活受到影响,心理的影响可能更大。”李小米说。

    由于前端工作存在缺失,对青少年的性健康教育成了他们的工作重心,主要包括校园性教育讲座与同伴教育培训。

    讲座时,李小米首先会讲性别和性取向的自我认同,以及性的选择和决定。然后才是各学校定的主题,有的是伴侣关系,有的是艾滋病知识。

    李小米们遭遇了很多怀疑和反对。在一学校讲座时,给学生发了安全套,讲座完毕后,老师拿着个篮子在门口命令学生把“那个东西”扔到里面再走。

    每次讲课李小米都会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意在给学生们一个匿名求助渠道。每次都有差不多十分之一的学生都会加她微信,向她咨询。咨询大部分都集中在性的困惑,小部分是非常具体的问题,比如“我是感染者我该怎么办”。

    李小米通过巡讲搜集个案,再通过调研来验证哪些已经不是个案。调查内容包括药物滥用率、性骚扰性侵率、性行为发生率、对于感染者歧视性态度等等。“比如说,调研发现在已经发生过性行为的大中学生受访者中,被性骚扰性侵比例达到21.45%。”

    李小米认为,艾滋病的预防和反歧视教育其实是在跟各种各样的误区作斗争。在统计调查问卷时,她发现很多学生都不知道蚊虫叮咬不能传播艾滋病。一次,她在一家学校看到一个展板,标题是“艾滋病的部分表现”,图片全是消瘦综合征、鹅口疮等目不忍睹的照片,而其实这些都是艾滋病晚期症状,一般艾滋病人都不会出现,感染者就更谈不上了。

    “社会一方面希望教育青少年不要歧视艾滋病患者,可另一方面又不由自主地给出极端案例,这些自相矛盾的说法都会造成误导,让青少年很难相信艾滋病感染者也是普通人,以为关爱艾滋病人是做临终关怀那种概念。”李小米说。

    故事3

    温暖感染者的心

    星期一的下午,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四楼一间办公室里,鸡汤的香味扑鼻而来,这里是广州红丝带之家。正在大容量电饭煲里咕嘟嘟地煲着的汤,一会儿就会分送到艾滋病病友的床头。今年,广州红丝带之家挂牌成立已10年。在这家省内最主要的艾滋病收治医院,红丝带之家是一个艾滋病患者安抚心灵,寻求帮助的温暖家园。

    广州红丝带之家的创办者托马斯本身就是一名艾滋病感染者,开始时的志愿者大部分也都是艾滋病感染者。杜梅是广州红丝带之家第一个非艾滋病感染者的专职志愿者,已为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艾滋病病友服务了7年多。

    杜梅刚来时整天苦恼。当时社会对艾滋病的歧视很严重,人们从骨子里害怕艾滋病,艾滋病感染者觉得自己像是被判了死刑。艾滋病病人有着强烈的孤独感,不愿意面对病情,面对杜梅的开导,就会回敬“你没有得艾滋病,怎么能懂得艾滋病患者的心情?”

    为了能尽快拉近与患者之间的距离,杜梅开始自学关于艾滋病的知识,阅读很多关于艾滋病患者饮食、治疗、药物方面的书。

    “红丝带接待站”是专门为病友们租的房子,可为艾滋病人家属提供免费食宿,还可方便外地来广州看病的艾滋病患者过夜。患者平时也可以买菜来这里煮饭,并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打理。

    每周一三五为病友煲汤,是广州红丝带之家保持了10年的传统。在“红丝带接待站”煲好汤后,像杜梅这样的志愿者们抬着两大锅靓汤要走15分钟的路才能到达医院。

    这是一项苦活,志愿者们被热汤烫过不少次。面对这碗碗热汤,冰冷的病友们也被“融化”了,他们开始对杜梅打开心扉。

    除此之外,“红丝带之家”还为患病儿童申请学费,过年的时候给他们发一些小红包,由于这些孩子父母也是艾滋病患者,他们的家境多数十分贫困,“孩子们过年时候拿到红包很感动。”

    5年前,红丝带之家成立了“广州儿童之家”,专门接收一些被遗弃的艾滋孤儿。他们有的三四岁,有的已经十几岁。最多的时候,这里有十几个孩子。

    因为没有人和他们交流,许多孩子已经四五岁了都不会讲话。刚来时他们经常冲突、打架,由于长期经受歧视和不公平待遇,孩子们起初对志愿者们很抵触。5年过去了,“儿童之家”真的成为孩子们名副其实的家,很多不会说话的孩子学会了说话。“孩子们现在都懂事了,懂得感恩,知道互相照顾,还喜欢帮志愿者‘妈妈’分担家务、做饭。”

    财政购买服务

    社会组织可持续发展

    据省卫生计生委发布的最新数据,性传播成为艾滋病主要的传播方式,90.2%艾滋病经性传播,而吸毒人员感染艾滋病也与性传播有密切关系。

    广东省疾控中心科学顾问、广东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名誉会长许锐恒介绍,艾滋病防治的重点人群包括5类,男男性行为者、监狱和其他羁押场所人群、注射毒品者、性工作者、跨性别人群。UNAIDS(联合国艾滋病联合规划署)估计,全球高达50%的新HIV感染发生在重点人群。

    “重点人群有特殊的高危行为,有法律和社会相关问题使脆弱性增加,无法获得充分的预防、检测、治疗和关怀等基本服务,是造成防控无法取得进展的原因。”许锐恒说。

    他认为,社会组织参与是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要补充,可较易接触高危人群敏感人群目标人群,较易获得认可接受,较顺利开展关怀和干预。

    2014年,广东省共有29个防治艾滋病的社会组织,其中草根组织23个,具有半官方性质的6个。

    许锐恒介绍,目前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的工作主要是重点人群的行为干预和检测动员(包括暗娼FSW、男男MSM、静脉吸毒IDU)、HIV感染者和AIDS病人美沙酮维持治疗者的关怀服务和生活救助、HIV/AIDS反歧视以及青少年的性健康教育。

    泓慈关爱、红丝带之家和岭南伙伴,正是在这三个领域发力的社会组织中的佼佼者。他们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政府购买服务。

    2012年与2013年,广东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承接了全球基金社会组织艾滋病项目在广东的执行任务,获得项目资助426.8万元,组织省内19个艾滋病防治领域的草根组织参与,探索了由省级协会到社区组织的全新项目管理实施模式。

    政府与草根社会组织在这些项目实践中得到了锻炼。2013年年底,中盖、全球基金等国际防治艾滋病基金撤出中国。广东反应最快,几乎无缝衔接出台了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的相关措施,接上了国际基金退出之后的资金断流。

    20148月,广东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通过投标,获得了协会的第一个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广东省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项目,经过专家评审,共有25个组织30个项目获得批准。

    这笔项目资金共有150万元。“尽管资金有限,但政府的努力大家都看得到。”广同网行政总监、岭南伙伴理事小奇说。

    《广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办法》将于2015年起施行,其中明确广州的社会团体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的注册资金由“实缴制”改为“认缴制”,这即意味着注册社会组织将不再受到注册资金的限制。除此之外,也不用挂靠单位,只用指导单位。

    对于明年的经费,杜琳表示乐观。而对于让草根组织头疼的办公场所问题,杜琳则表示不太乐观。

    让小奇赞赏的是,广东省、广州市在社会组织管理方面的理念比较先进,敢于尝试创新,广东省、市组织的艾防研讨会都会邀请艾滋病社会组织参与,社会组织对存在的问题也可以畅所欲言。

    “政府购买服务通常情况下都是接受政府部门的指令,但我们经常跟广州的卫生部门、教育部门以伙伴关系坐下来开会,讨论我们新发现的问题,要解决的问题以及共同探讨可能的解决方案。”小奇说,这是广东广州的探索,也只有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好。

    如今,经常会有一些外省的社会组织以及省市级CDC、艾协等官方机构过来岭南伙伴学习经验。小奇认为,其实最核心的东西不是他们做了什么,而是怎么做到的。

    去年,岭南伙伴获得了“全国艾滋病防治工作先进集体”的荣誉,是该年度156家获奖单位中唯一的民间草根组织。

    他们希望,接下来能够有更充裕的经费、更接地气的政策和管理方式,来用于购买服务和鼓励创新,来保障草根艾防组织的长期稳定可持续发展。

    南方日报记者 李秀婷 曹斯 实习生 叶敏韬 魏孜芩 兰忠伟

    策划统筹 陈枫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广东省医师协会网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如有问题请联系:Email: gdmda@126.com || 电话:020-83809407 020-83810256 || 传真:020-83810182 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网站制作:广东省医师协会 || 备案号:粤ICP备12031314号